«

关于教育的看法···

前天去了初中的老师家,不知不觉也毕业快五年了,老师们似乎都没什么变化,但是他们的女儿却也开始读小学了。零零后啊!

谈到汕头的教育,高中不断扩招,像我去考侨中读书的时候,因为侨中作为省重点,后来还成为国家示范高中,大学升学率有百份之九十九左右,本科率也有五成多,等到我毕业后一年,听说本科上线人数突破六百人大关,也就是本科率六成左右。

但是从我毕业那年开始,第一中学新校区建成,开始招生,分数自然比我们高,接下来我们也被第三中学压倒,全市排名第四…

今年才知道,原来一中的新校区有二十四个班,加上他们老校区十八个班,还有今年金山中学也扩招,第三中学也有新校区启用。这样会有什么影响?

由于第一中学新老校区的分数线均会比侨中高,所以新校区的二十四个班加上金山中学扩招算上去基本把原来侨中和三中分数层次的应届生吸收过去,而接下来的侨中和三中也相应吸收了再下一层次的学生,那么总体来说,可以读高中的人多了许多,似乎是为十二年义务教育做准备,但是一个学校的学生总体素质下降了,再加上重本和2A扩招程度相对有效,那么高考的竞争更加激烈,原来升学率是否还会存在呢?

这还有一段时间才能知道,因为那一届的学生还有一年半才高考,所以只有那时才见分哓…

高中教育从难到易到普及,对于一个社会是好是坏?

个人觉得,高中三年,学习到的东西很大部分是为高考准备的,在社会用得上的非常有限,也就是说考不上大学就剩下一纸文凭。

反观我那些去读职校技校的同学,他们通过三年的学习和实践,现在都在各个行业领域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而且有所发展,像有在广州做西点师傅的,在酒楼做厨师的,在医院做护士的等等!比起现在那些拿着高中文凭的同学,他们有了一技之长。竞争起来也更有优势!

至于大学,老实说,学到了的也很多理论,没有一定的经验经常都会处于纸上谈兵的状态,而当你大学三或四年出去的时候,那些读技校职校的同学自己在他那个领域做出一定成绩,或许已经是个高级技工,工资对于我们这些大学生有过之而不及也是正常,还有那些出去外面创业闯荡的同学,三年的业务发展,或许他的企业也在某个地域有了一定地位…

当然我说的是一种情况,混得不好的自然也有,这个社会,北大学生卖猪肉都会发生,还会有什么不可思议!

最近看到一篇《在麻省理工读计算机专业 看美国的计算机教育》,讲到中国和美国的名牌老大:清华和 MIT。说到

美国学生实在是基础差,又不用功,一百分的作业得不到五十分的一般都是美国人。

那么似乎美国学生很差,但是我觉得他们创造力强,如果他们有了想法,再去研究一些相关的理论基础,这样针对性更强,还有就是一个学习能力和学习态度的问题,里面还讲到一点:

在清华曾上过《操作系统》这门课,要在 Linux基础上作四个project,六个人一组,可以期末一起交。我在计算机系的同学直到期末前两三周仍叫我不必惊慌,说最后一两周内定会有牛人做出来,大家都可以搭车。我在这里的情况则不同,也是四个project,三个人一组,每三周交一个project。

如相似之处过多,当即受到质询,处罚办法抄者被抄者各扣50分(满分100),被罚者早有先例。交作业时间是某个周日晚11点59分59秒,网上交作业,半秒钟也不许拖延,到时间传输停止工作,谁也交不成。所以大家只有坐下来勇敢的面对困难。

其实,三个星期短得不合理,因为第二个星期与Project相关的课程才讲完。唯一的方法就是熬夜--第三个星期,从晚上九点到凌晨两三点,公共机房的数十台工作站前座无虚席,几乎每个人都要连续熬夜;凌晨三点有人开始支撑不住,而熬到六七点的也不乏其人。教师在上第一节课时曾展示过一块白布,上书"我宣布投降"和几十人的签名。这份由败在Project手下的学生赠送的礼物被老师悬挂在办公室的墙上。而我对这门课的感觉只有一句:我开始明白操作在清华,计算机系的《操作系统》和《计算机原理》是体现了其应有的份量的。

想到我们现在大学抄袭成风,上次才在报纸看到一篇教授论文抄袭教科书的报道,实在是不知如何说才好。

据说,加州理工学院六年博士毕业者就是天才,MIT有些博士生则耗时九年。清华的博士水平是很高的,但有时导师会让学生不用参加自己开的课的考试,有时会在该做论文研究时让你出差,然后再想办法让你的论文不战而胜......

如果连清华都是这样,那么教育也就太悲哀了吧,我相信这也是道听途说,或者是太过偏激的看法罢了。

越来越觉得现在的教育有些畸形发展,现在学习的东西越来越难,看到现在小学的课本,学的东西有不少是当年我奥数才会做的…然后现在的孩子一个个除了课内的不是钢琴乐器就是书法棋艺。要是孩子自己喜欢的还好,有不少是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给逼的…

为什么中国到现在还没有诺贝尔奖,跟这种教育制度脱不了关系。我们在获得知识的同时也给思想套上枷锁,自己套上枷锁的翅膀又如何在想象的天空自由的飞翔呢?

听说外国的高中才在交乘法分配率,这可是我们小学学乘法就学习的了。但是当我们学会很多定理定律之后也就有了思想定势,很多东西没办法跳出那个框框。加上为应试教育下的我们缺乏时间去探索研究,去观察实验,最后加上一些客观因素就有了这个现实。

应试教育之下,减负只会是空谈,但是客观现实又选择了应试教育~~~~~~~